目前日期文章:201102 (11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頗為古老的記憶,重新看過一次之後....激起想重寫的衝動= =

第一章<蓬萊院閉天台女>

  斗杓北指,雨露初至。

  無極皇朝天龍三年。

龍京˙興慶宮──

lifeandstu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1234
  • 請輸入密碼:

地址:http://baike.baidu.com/view/48323.htm

請不要相信根據莫名其妙的百科內容

最大的破綻在於:

其中一條資料說她父死,母親受不了睹物思人跑去半塘隱居。

另一條卻說董小宛父母離異,所以她家貧淪落青樓。

 

以上相互矛盾,而且毫無根據。

事實上,第一條破綻的董白母親行為不符合當時社會模式,並且:不太可能會有女人因為受不了丈夫死去的打擊,帶女兒去開妓院、把女兒推入火坑,前提還是她們家非常有錢,自甘從良民變成賤籍。

 

第二條的矛盾在於:董白給誰撫養?離婚不太可能是導致家貧的原因。再者,冒襄的紀錄裡,沒有夫妻離婚的證據,按賤籍的規矩是母系體制,若夫妻離異董小宛被母親帶去淪落火坑,董小宛為母系親族所有的財產權,不可能出現董爸爸替小宛討錢的場景。

lifeandstu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戲劇的要素:角色、舞台、劇本

在戲劇中,角色有清楚的地位(社會地位、預設身份)即Role,為劇作家虛擬的「自我定位」,劇情、舞台乃外在的環境。

戲劇中,演員扮演某個既定的Role,跟隨自我與外在環境互動,發展關係。

透過戲劇,幫助演員、觀眾,思考自我的地位(我扮演什麼、我觀看什麼),與他者之關係,投入某種選擇、介入某種關係。

戲劇進行中的認知是假(Fiction)的,但產生的情感、認知可以影響、抒發,引進「調適」,協助演員/觀眾練習、嘗試平常不曾接觸的role。

扮演時,扮演者仍須知道「角色矛盾」,自我與虛構的角色role是不同的,應保有自我,無論何者,每個人都是自我的主要角色,其他人都只能是「配角」

戲劇中的情節,都是精簡化的。

lifeandstu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18 Fri 2011 22:08
  • 問題

1.為何文獻中日兩國保存情形迥異:中國大多軼失。

   天皇、文官體系?

2.三言在日本被改寫的情形,同類型故事的重寫情節

 

3.董小宛、董年所受的養成教育

 

4.賤藉從良


附記:

1.清史稿

2.才女

lifeandstu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11 Fri 2011 01:18
  • HAPPY

今日,十分開心。收到大木先生的回信。

亦十分榮幸。

留念

lifeandstu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假如關河冷落

 

你有你不能理解的悲哀

跟月色無關

 

窮盡一生也不能理解

猶如魚之東涸

冷冷落落 

非關寂寞

lifeandstu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34.戲掛枝兒

 共燈兒影兒兩箇

哄奴推枕

lifeandstu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07 Mon 2011 00:26
  • 惡寒

 因為胸中有塊壘,所以日夜等候澆灌。

 些許是某些悄然無聲的時刻,夜半一種靈魂的深處,才能細細咀嚼白晝那些難堪的記憶。

      善良有些時候,是否自甘罪惡,就像是他所不能理解的,他說,做人做人該有一身傲骨。

     不是自恃甚高,只是權充外人看不見自己傲然的嘴臉。

     不是自己孤單,全是世界太過難堪,不肯承認自己的卑劣,看不見你的高不可攀。


lifeandstu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07 Mon 2011 00:25
  • 盛宴

盛宴

        蘭與丈夫分居已七年—眾所皆知。

        這對夫妻辯論的話題離不開政治與股票:戚先生恨惡比較漲停跌停的平行線,而戚太太對婆婆熱衷的政治議論過於性冷感。

        性冷感本身並非罪孽,該死的是它所陳述的話題需要激情討論性與暴力,而這樣的激情戚夫人本身並不擅長。

        儘管兩人之間仍有隔閡,她和先生還是有聯絡。

        凌晨一點,書桌上的咖啡已經轉涼,甚至冷的發顫。

lifeandstu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吳爾芙,轉引自吳達芸〈論西廂故事中鶯鶯紅娘角色的轉化〉:

正確理解(女性)的方式就是男性的理解方式:女性觀點實際也受到男性文化的影響。在男性文化的背景中,男女都是以男性形象的模特兒來觀察對方的。男性為了使鏡中的自我變成女性,一直透過鏡中男性自我的投影,表現女性的言行。沒有把本質不同的「他者」女性,看做男性的對手,而用男性的「他我」代表女性。

女性在文學世界無立錐之地。產生這種現象的原因,是由於作家在創作過程中,一直把鏡中反應的男性經驗當作女性經驗描寫,卻又始終沒有察覺此一謬誤。

如果一個人先讀歷史,再讀詩篇,女性在其心目中會成了一個多麼怪異之物:一隻小蟲卻長了蒼鷹的翅膀,一個充滿生命與美的靈異之物,卻在廚房剁著羊脂油。

中國文學作品亦如是,鮮少可見完全不帶父權觀點的女性聲音。

亦言之,男性書寫下的女性,是帶有他們觀察眼光的女性,真正女性的聲音卻鮮少被紀錄。

有時我自覺因知識而自由奔放,清醒後卻赫然發現,自我的聲音仍闕如。有智識的女性未必能改變她生存的環境,也難去改變周圍觀察她的視角。

我認為冒襄對小宛極其深情,但細讀後尷尬卻依舊突兀。董小宛真的愛冒襄嗎?找不到董小宛對冒襄愛的自白,也看不見一個青春正艾的少女對愛純粹的表白。

崔鶯鶯是否只是因為辱罵了知識份子而有所愧疚,才獻身張生。我認為這樣的推敲有些武斷,不負責任的說,我不是崔鶯鶯,無法理解為何她面對強暴只能流淚不置一詞。

lifeandstu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