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105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戀人十三之歌 

1、女傭之死

      梅姬小姐一如往常的在林間散步。

      儘管天氣已經漸漸轉熱,她還是毅然拒絕走在騎樓之下。

      一如眾人所熟知的,范可西林市擁有許多外籍勞工——來自世界各地的年輕男女,從事著各式各樣的工作,為這座身為北部交通樞紐的城市增添了生命力。

      驚人且驕傲的,有三兩個外籍女子正推著她們的雇主——一群蒼老衰弱的女士,就這樣任由她們年輕的看護引領,穿過了層層呼嘯而過的車潮、從梅姬小姐身旁走過。

      由於騎樓空間窄小,看護們放棄將主人推上騎樓的念頭,就像停妥機車一樣,三輛輪椅巧妙的停在窄小的白線之內,三位互不熟識的夫人,就這樣一言不發的,看著年輕小姐們興高采烈的走進跳蚤市場購物了。

lifeandstu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Virginia Woolf:“A room of one’s own”

吳爾芙在《自己的房間》,對《簡愛》有很精闢的見解

吳爾芙論述到19世紀的英國四大女性作家,這些優秀女作家是否能有自己的房間可以從事寫作,作出有趣的討論。

吳爾芙說,當時的女子要寫作,必須在共用的客廳中寫作,四大女作家幾乎都沒有肯定的證據能證明這些女人,擁有自己可以獨處、不用在意他人眼光寫作的空間。

尤其寫出《傲慢與偏見》的珍奧斯汀,有資料指出,她在公共空間寫作的同時,必須防備著所有人—包含佣人,不讓所有人知道她在從事寫作。

吳爾芙沒有明確點出,到底Charlotte有無自己的房間,而自我的房間對Charlotte從事寫作有何影響。

 

lifeandstu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  • May 10 Tue 2011 19:17
  • 本真

似乎我是個容易患得患失的人。

無欲則剛。

然則太難。

 

在我眼裡,自己是本來無一物。

我承認自己貪頑愚拙。

一切都是祂的恩典。

本來就是空泛的所有,被祂所堆疊。

站在清楚自己本來無所有的時刻,就發現不管別人如何給你。

一分總是一分的恩典。

十分也是十分的恩典。

都當喜樂。

恩典本身是無從比較的,本質都是祂。

提醒自己,帶著喜樂,領受每一分恩典,然後勇敢出發。


lifeandstu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