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豌豆公主》的旨趣,是王子擇配的問題,《豌豆公主》中的王子原本是負責考驗、選擇配偶的主角,他也展開尋偶的歷程,但出發歷險的王子卻不具備考驗的判斷能力,因此只能失敗而回,無法擔負考驗未婚妻的角色。

        考驗者的失落,使得故事的考驗主角轉移到王子母親的身上,身為母親,皇后為兒子擇配的標準,並不在公主的外表是否端莊得體,而是以被能否察覺二十層被褥下的豌豆,作為檢驗的準則。

考察世界各國改編《豌豆公主》的動畫或電影資料,以IMDB的瀏覽結果為例,迄今至少有8種以上不同的改編版本,發行公司以美國廠商為最大宗。玩具公司芭比亦針對《豌豆公主》推出了芭比版本的豌豆公主影片,最為人熟悉的動畫版本,要屬Mark Swan公司於2002年推出的動畫《豌豆公主》,最廣人為知,不過這個版本的《豌豆公主》被加入巫師、魔術、變幻、真假公主競爭的情節,童話中原本身居要角的皇后,不再背負推動情節的功能,轉由王子進行。

        迪士尼公司雖未以《豌豆公主》納入改編的公主童話系列,卻也在2005年,推出改編外百老匯音樂劇的真人版《豌豆公主》電視電影,故事中皇后獨裁專斷,為了阻止兒子繼位,下令王子結婚前全國都不許結婚,另一面皇后又刁難所有想跟王子相親的公主。在這個版本,考驗故事演變成男人與母親的權利爭奪戰,婚姻不再單純化,夾雜權利的鬥爭。

考驗的意義

        在民間敘事的研究系統中,《豌豆公主》是一則難題考驗的故事,考驗的對象是准新娘,考驗者是新娘的父母親,中國也有類似的考驗故事,一般稱為巧女故事,被考驗者有未婚少女也有已婚新婦。台灣的巧女故事考驗者多為公公,鮮少有婆婆考驗媳婦或未婚少女的情節,通常通過考驗的巧女,得到的獎賞是其夫獲得繼承家產或持掌家務。

        為什麼《豌豆公主》與中國的巧女考驗故事,考驗者都不是其夫而是公婆?《豌豆公主》的情節,直接了當說明王子沒有判斷能力進行考驗,所以考驗的角色只能交由母親代理。而中國的巧女故事多沒有解釋這個部分,不過公婆考驗巧女的目的,乃是檢驗巧女是否具備能擔負家庭責任的能力。也許東西兩方的此類考驗故事,之所以由男方的父母進行,根本原因是寓意父母考驗子女是否有能力成立家庭。至於為何台灣的巧女故事多由公公考驗媳婦,很可能是中國社會決定家庭繼承權利的家長是男性而非女性。而中國考驗巧女的內容多為生活的智慧考驗,如猜出返家日期、料理神秘菜餚,這些問題不涉及發問者的性別是否為男性女性,但《豌豆公主》考驗巧女的內容,卻是屬於私人領域的私空間,安排家中事物、鋪床疊被、招待客人的工作不在於男性,得由女主人進行,所以國王只負責開門接待公主,但詳細的考驗只能由皇后處理。

        孫晴峰提出了瑞典的民間故事異文,瑞典異文的多次考驗,可能與民間故事慣常出現的三或七有關,該版本也出現幫助者的動物角色,但是情節到了《豌豆公主》都被精簡,故事的考驗本質被突出,省去了巧女如何發現考驗內容的情節。

        為什麼安徒生的巧女考驗內容是一粒豌豆?這個問題也一直被評論者所關注,豌豆在安徒生的童話創作並不是罕例,〈遷居的日子〉裡,安徒生這樣形容:「可能是一件很小的事情,小得像一粒豌豆;但是一粒豌豆可以發芽,變成一棵開滿了花朵的植物。」也許我們可以推測,在安徒生的文化意識中,豌豆本身寓意渺小、微不足道,而就是因為考驗內容的精細渺小,才顯得出發現考驗、通過考驗的巧女是如何之聰明,感覺如何細緻。

        在瑞典異文中,公主透過動物的暗示,顯然是知道真的有豌豆在她的床鋪下,安徒生的豌豆公主,是否真的察覺了豌豆在床底下我們不得而知。但我們可以推測,也許皇后擇媳的要求並非苛求,而是她理想的媳婦人選,應可以慧質蘭心撥開二十層床墊絨被,發現床墊上的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 豌豆公主可能不是單純的敏感過度,或是冒牌的落難拜金難纏女人,她可能曾以弱質女流之姿,小心翼翼的搬起二十層床墊,才驚覺女主人的用心,不論如何,不管公主發現豌豆與否,睡在二十層危如累卵的床墊上,公主的確很難有一夜好眠,荒謬的考驗內容,被接待的客人,又要如何回應居心叵測的主人?這點值得反思安徒生的《豌豆公主》,也許這個童話並不只是貴族化與荒謬書寫這麼單純。

創作者介紹

春日來時酌酒侑花

lifeandstu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