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入侯門深似海,宮門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 自古以來,多少名媛被選入宮中,她們自幼接受良好的教育,享受崇高的地位。踏入宮門也許得過著泯滅人性的生活,卻也可能擁有令萬千女子豔羨的權力,那是一場以青春為賭注的賭博。

        宮廷裡還有一班特殊的女人,她們以歌舞擅場,職業是宮妓,被納入宮中「宜春院」,專職學習歌舞,是梨園中表演歌舞的宮人,時稱「內人」或「前頭人」。

        這些被困在宮院的內人,究竟過著怎樣難以排解寂寞的生活?

張祜‧贈內人

禁門宮樹月痕過,

媚眼微看宿鷺窠。

斜拔玉釵燈影畔,

剔開紅燄救飛蛾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教坊,是從唐代開始的宮廷神話,民間歌舞被引入宮中,年輕貌美的少女,不斷學習、扮演時興的角色,為帝王上演一幕幕的愛情神話、長生故事......

        她們年紀輕輕,卻因著不斷的排練、扮演,演過一齣齣的人情冷暖,走過一回回的悲歡離合。

        這些女人的夢想是什麼?得寵豔絕六宮不能是她們的目標,討得君王后妃歡心,是她們應盡的義務。

        一齣歌舞成功的演繹,還有下一齣的歌舞要排練,永無止盡的忙碌,實則日復一日無所寄託的生活,庸庸碌碌,無法解脫的難堪與落寞。

        從她們入宮被選入宜春院的那天開始,就已經註定了這樣難堪的命運:一張俏臉,生的再美也無所用處,歌舞表演的濃妝豔抹,誰還認得清本色如何?

        又有誰在意那個演繹神仙故事後的自己?

        誰在乎她心中真實的呼喊?誰懂得那些串串拐彎抹角、言不真切的曲文背後,藏得是怎樣一個人生茫然的心境?

        洗盡鉛華,歌舞暫歇的她們,誰又能欣賞沒有歌舞遮掩的她們?

        這些寂寞難堪的內人,只能冷冷望著月色壓過樹稍,徹夜漫長的等待,連永恆、不變的月,竟也按奈不住騷動,留下走過的痕跡。

        誰能來同情這些可堪愛憐的女子呢?

        她們久習歌舞,早就磨練成了一雙嫵媚、感情豐湃的媚眼,但是縱有萬種風情,又能向誰說?

        這雙美麗、動人、感情洶湧的美麗眼睛,望的不是君王、不是才子、不是知心人,淪落到只能慵懶的瞥向宿鷺窠。此刻是何等寂寞?何等的脆弱?真是無力、也無法排解。

        生活走到如此,無論是外在的美貌、自豪,還是內在的才智、思想,已經無從尋覓可以傾訴的對象,那些外在的裝飾、遮掩存在與否,還有什麼意義?

        縱然是精緻富貴的玉釵,攀不攀在髻上,都已經不重要了,無論做工如何精美,插戴的主子都無力改變她的命運。

        與其這樣簪在髮上,還不如取下救出陷在火焰中無可自拔的飛蛾,因為對她而言,姣好的容妝、富貴、豪華,與那些貧賤的凡物,已然無所分別。

        張祜能懂得這樣的寂寞,因為他也是有才情、又遇上機會能展示自己的宦場內人,然而命運何其不幸,即便有了直接讓天子正視他姣好才情的機會,他的一生還是註定了不能改變的寂寞,天子不是他的知己,也不是懂得欣賞媚眼、玉釵的知音人。君王,不懂得張祜跟宜春院內人的寂寞。

        那張祜是否找到了難堪生命的解答?

        也許是的,起碼他在這無可排解的寂寞中,還識得那在紅燄中掙扎的飛蛾,無法掌握改變的紅塵是否可恨,他已經不再思考,寂寞難堪,就任它難堪去吧!既然難以排解,就由得它去吧!

        最重要的,是他已能泰然的拔下玉釵,正視自己的寂寞,不管這首贈內人,是否穿越重重深鎖排外的宮牆,讓那個住在他心中的寂寞女子懂得,也都劃破了層層紅燄,將這份難以排解的寂寞,刺入我們心中,使後人還能記得,當年被困在重重宮院的宜春院內人,她的生命,擁有了一場難以排解的寂寞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feandstudy 的頭像
lifeandstudy

春日來時酌酒侑花

lifeandstu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