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w Low Low!

最近糟糕到了極點。

大病未癒,精神、心靈、想法,都像垂直落體Down到原點。

諷刺是,好像不曾覺得自己擁有什麼高度。

也沒有回頭查看自己的那一刻。

想法亦然。

 


不想讓自己的話題、想法,始終圍繞著某一點打轉。

覺得好累,戰戰兢兢、恐懼自己,也害怕成為對方的恐懼。

我常覺得自己是盲目的,被現在的環境剝奪的好像不是自己,淪為空殼。

今天終於接通電話,聊了一陣,原來世上難堪的環境何其多。

L輕聲的說,那就閱讀吧,做自己,小心戒慎,提醒自己藉由閱讀超然、超脫。

我覺得心得著安慰。

六小時候,黎明將至,我想揮去陰霾,調整觀看環境的心態、也調整面對心理某個位置的心態。

或然需要忍,也許是更多的隱忍。

又或者是溫柔、安靜、不張揚。

 

放手讓他來抓,遠比自己小手想抓住一切踏實。

說穿了,其實我的飛揚跋扈,內裡不過是,亟需、急切、試圖,得著那一人的安慰。

安撫我脆弱的靈魂。

晚安,但願是,我精神與靈魂的早安

創作者介紹

春日來時酌酒侑花

lifeandstu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