戀人十三之歌 

1、女傭之死

      梅姬小姐一如往常的在林間散步。

      儘管天氣已經漸漸轉熱,她還是毅然拒絕走在騎樓之下。

      一如眾人所熟知的,范可西林市擁有許多外籍勞工——來自世界各地的年輕男女,從事著各式各樣的工作,為這座身為北部交通樞紐的城市增添了生命力。

      驚人且驕傲的,有三兩個外籍女子正推著她們的雇主——一群蒼老衰弱的女士,就這樣任由她們年輕的看護引領,穿過了層層呼嘯而過的車潮、從梅姬小姐身旁走過。

      由於騎樓空間窄小,看護們放棄將主人推上騎樓的念頭,就像停妥機車一樣,三輛輪椅巧妙的停在窄小的白線之內,三位互不熟識的夫人,就這樣一言不發的,看著年輕小姐們興高采烈的走進跳蚤市場購物了。

      梅姬小姐嘆了口氣,正考慮是否要繞道而行。

      突然一個老太太開口說話了:

      「妳看愛麗斯是不是有點古怪?噢,妳看,就是她,那樣的痛苦、那樣的痛苦,又是為什麼呢?」

      多麼古怪的問題?梅姬小姐心想,一邊好奇的回過身子,想一窺究竟。

      然而梅姬小姐卻因此嚇了一跳——一個年輕女孩表情痛苦的撫摸著展示架,就在所有人驚恐的視線之下,她突然一動也不動的癱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  愛麗斯˙西卓利亞小姐死了。

 

    §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§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§

 

      「這太可怕了。」三位女士已經不在那個令人恐懼的狹小停車格裡了。

      應好心的店家要求,她們被請進寬敞的房間裡,和那個被嚇得不知所措的店長一起接受警方的訊問。

      「是的,我可以理解。」文斯警官一邊說著,一邊拿了一包衛生紙,提供幾位女士安撫情緒。「這種可怕的事情發生在這個平靜的小鎮真是可怕,就算是一個再強悍的男人,遇到這種事情還是會被擊倒的不是嗎?」

      幾位女士理解的點頭附和。

      尤其是那位倒楣的小店店長范小姐,更是用著誇張的聲調感激文斯警官。

      「是的,警察先生,你說的一點也沒錯,這——這真是太可怕了,我敢說,我這輩子從來沒見過這麼血腥的事情呢,警察先生,我敢說……我敢說,這一定是件謀殺案!是的,這絕對是場陰謀詭計!」

      說明完她的推理之後,范小姐更是止不住她的恐懼,瘋狂似的顫抖著。

      可惜文斯警官似乎不怎麼認同這位女士的想法,他只是溫文有禮的微笑著,向三位女士說明警方調查的推斷。

      「夫人,很感謝您的證詞。可惜的是,愛麗斯小姐的死只是單純的死亡案件——根據仲介的資料顯示,愛麗斯小姐擁有先天的心臟病遺傳,她只是受不了這麼炎熱的天氣。」

      幾位夫人不可置信的望著警官,范小姐更是一臉懷疑,但儘管面對幾位女士強烈的目光,文斯警官穩定的笑容依舊強悍。

      於是質疑的眼光很快就恢復平靜。

      除了那聲偷偷從文斯警官身後傳來的抗議之外。

      「可是法醫還沒驗屍不是嗎?」梅姬小姐堅定的懷疑再次在文斯警官耳邊響起。

      繼之而來的是幾位女士的猶疑,儘管沒有誰附和,但很顯然的文斯警官的說法已經受到質疑。

      「梅姬˙麗塔˙衛斯理,」文斯警官很明顯的動怒了,他瞪著梅姬小姐,終於把累積了一天的抱怨對著她數落:「妳總是習慣和妳的謀殺案為伍。」

      守在門口的幾個年輕警衛聽著也忍不住偷偷的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  梅姬小姐羞紅了臉,卻以更堅決的口吻向警官據以力爭。

      「警官先生,釐清一位市民的死亡正是你的責任。而現在,僅因為一種遺傳疾病就斷定這位小姐的死,對愛麗斯小姐來說不是太可憐了嗎?」

      幾位先生都沈默了,文斯警官望著他永遠都精力十足的小未婚妻,一如以往,他再次被她驚人的執著折服。

      「梅姬,我承認我得為我的失言向妳道歉,但是妳得記住妳只是一個平凡的小說作家,沒有權力偵察妳熱愛的謀殺案件,而且——一個小小的世界一天之內會喪失多少靈魂?如果只能等待所謂的檢屍報告,只會為這幾位無辜失措的可憐女士帶來不安與困擾。」

      出乎意料的,梅姬小姐不怒反笑,她朝文斯警官和幾位女士露出一種寬慰自在的笑容,很神奇的舒緩了幾位女士的不安。

      「是的,我明白,但我也是一位目擊證人。」

      「梅姬……」文斯警官挑眉,聽著未婚妻的驚人之語。

      「我發誓——我會恪守我的身份,只和大家聊聊,絕不會干擾警方辦案。是的,我保證。」

      又是只和大家聊聊,文斯警官無奈的嘆了口氣,一邊在梅姬小姐熱切的目光之下無奈的點了頭。

      「好吧,如果能讓妳開心的話。但是……,梅姬,我真的很懷疑妳是怎麼能活到現在的。」

      梅姬小姐不甚在意的接受文斯警官的抱怨。

      「我只是還記得該怎麼呼吸。」因為她知道,她再度勝利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春日來時酌酒侑花

lifeandstu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